广东省国家保密局
历史故事
在红色往事中探究保密应急处置的重要性
2018-06-08 16:10:10

广州市南沙区保密局  朱儒轩

 

近段时间观看了十二集大型保密文献纪录片《胜利之盾》,在深受保密意识、保密常识教育的同时,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保密应急处置方法让我受益匪浅。

获重要情报,钱壮飞紧急报告

1931年4月24日,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完成护送张国焘去鄂豫皖苏区的任务后,擅自滞留武汉,公开表演魔术,以致被捕叛变。对此,“中统”驻武汉负责人蔡孟坚兴奋不已。顾顺章提醒蔡孟坚:“注意两点,第一,切勿向‘中统’报告,因为‘中统’不保险;第二,立即送我去南京,我要和蒋委员长谈判。”但蔡孟坚哪会任“软骨头”摆布,一连六封电报发往南京,报告抓住了顾顺章之事。关键时刻,如果不是党在地下斗争中富有远见的布局,历史肯定会被改写。原来,自从“中统”这个特务组织刚成立时,我党著名的“红色特工”钱壮飞已经潜入,并成为“中统”负责人徐恩曾的秘书。因为当天是星期六,徐恩曾不在南京,武汉来的密电全被钱壮飞译出。情急之下,钱壮飞立即派他的女婿,赶往上海找李克农,进而通过陈赓报告给周恩来。此后的两天两夜,在周恩来的组织指挥下,中共中央、江苏省委和共产国际远东局的机关立即全部转移。

笔记本遗失,周总理紧急通报

1946年6月9日,周恩来乘马歇尔的专机从延安到南京时,随身的一个小笔记本不慎从口袋中滑落在飞机上,而这个本子上写有熊向晖在南京的住址,而且还注明了一个“熊”字。熊向晖何许人也?他于1937年底进入胡宗南部,时任胡宗南侍从副官、机要秘书,与同样潜伏在胡宗南指挥机关的陈忠经、申健一道,被称为党的情报战线“后三杰”。一旦这个本子被马歇尔交给蒋介石,那熊向晖就会立即处在巨大危险之中。危急关头,周恩来先向中央汇报了情况,作了初步检讨,请求处分,同时紧急约见熊向晖,商讨应对之策。熊向晖说:“我应该应付得了,如果有万一的话,在入党宣誓的那一天,我就做好了随时为党组织牺牲的准备。”为稳妥起见,周恩来安排熊向晖到上海暂避,静观其变。幸运的是,马歇尔把密封好的本子还给了周恩来,胡宗南也没有对熊向晖采取任何行动。1947年2月,蒋介石放弃全面进攻计划,决定向陕北和山东发动重点进攻。因为熊向晖的情报,党中央才及时安全地撤离了延安。后来,熊向晖在讲述这个珍藏了很多年的故事时,仍感慨万千:“总理是中央最高领导人之一,对只有自己知道的事,毫不规避,如实报告中央,请求处分,还向我这个普通党员和盘托出。像总理这样光明磊落,又处处保护下属的人,可从来没遇见过。”

驻地遭轰炸,毛主席紧急转移

1948年3月23日,党中央从陕北出发,于1948年4月13日到达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一带。当时,毛泽东并没有直接去西柏坡,而是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的城南庄住了一个多月。1948年5月18日,国民党飞机飞临城南庄,一共投下了四枚炸弹。毛泽东住的那两间房子,门窗的玻璃震碎了;房里的两个暖水瓶,被飞进去的弹片炸碎了;还有买来的一些鸡蛋,也被弹片崩了个稀烂。从弹着点的位置看,敌人对毛泽东驻地的位置掌握得非常精准,此次敌机轰炸明显是有备而来,无疑有奸细给敌人通风报信。晋察冀军区立刻组织侦察,但始终没有取得进展。当晚,毛主席就紧急秘密转移到了附近的花山村。秘密到什么程度呢?毛主席骑马,马的铃铛都摘掉了;手电都不打,没有任何灯光,以至路上有人帽子掉了,只能在地上摸着找。大同、保定解放后,通过查阅敌伪档案,真相才大白于天下。原来,当时军区司令部管理处在王快镇开设了一个烟厂,烟厂经理孟建德被国民党特务收买后,把军区司令部小伙房的司务长刘从文也拉了进去,两人均被任命为上尉谍报员。敌机轰炸城南庄,就是孟建德、刘从文给敌人送的情报。天有不测风云,有备方能无患。在保密就是保生存、保胜利的战争年代,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凭借非凡的保密应急处置能力,一次次挽狂澜于既倒、扶大厦之将倾,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;在保密就是保和平、保发展的和平年代,面临日益尖锐复杂的保密形势,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保密应急管理工作,提高保密应急处置能力,以最大限度避免、减轻对国家安全和利益造成的威胁和损害。各级领导干部、保密人员必须练就敏锐的洞察力、快速的反应力、高效的组织力,才能适应日益严峻的保密工作形势及发展需要,担负起历史和时代赋予的神圣使命。



广东省国家保密局

联系我们

主办单位:广东省保密局  技术支持:广东省保密协会

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沿江东路463号珠岛宾馆10号楼西楼 邮政编码:510053  

建议使用1440*900以上分辨率和使用IE8、Chrome45内核或以上的浏览器,以获得最佳体验。